丝瓜茄子视频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听到她的问话,宴暮夕和东方将白对视一眼,有些无奈,但更多还是宠溺和纵容,一个哀叹,“媳妇儿总这么聪明,我这为人夫的都快没有用武之地了。”

另一个则道,“破晓,这事儿我跟暮夕解决好不好?”

柳泊箫看着俩人,好笑又好气,“之前,们是怎么跟我保证的?处置秦可卿时,可就答应我了,以后不管再遇上什么事儿,我们都一起面对,俩这么快就要反悔了?”

“破晓……”东方将白还想再说什么。

宴暮夕却快速的凑过去,搂着她的腰,情意绵绵的道,“我对说的话,永不反悔,不过就是心疼,舍不得受累操心罢了,要是想知道,我一定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千真万确。”

看他一副乖宝宝、为她马首是瞻的讨好样子,东方将白都气笑了,气他没半点不坚持的就把自己撇开去当好人,却也欣慰,他是真的宠妹妹。

“那说吧,这个庄云凡来帝都,目的是什么?”柳泊箫看着他问。

宴暮夕道,“他来帝都开分公司的最初目的是为了另辟蹊径,跟庄静好的父亲分庭抗礼,以后等他退了好上位,不过,来了后,就成为别人手里的棋子了。”

“谁的棋子?”柳泊箫隐约猜到了。

红唇长发女孩森女系装扮温暖阳光知性迷人写真图片

“他背后有秦可卿,还有曲家……”

果然如此,柳泊箫脸上没有丝毫意外,沉吟着又问,“他们扶持他要做什么?针对宴家,还是东方家,还是苏家?”

“都没放过。”宴暮夕说的随意。

柳泊箫却听的心口一震。

东方将白见状,忙安抚道,“破晓,有我和暮夕在,不用担心,不管他使出什么手段,我也不会让他有机会伤到分毫。”

闻言,柳泊箫挤出一抹笑,“哥,我没怕,就是想不到,他们死不悔改,还想赶尽杀绝,做人怎么能这么无耻?”

东方将白眉目沉冷,“他们就不是人!”

柳泊箫无话。

宴暮夕握着她的手,不疾不徐道,“他们出手,倒是好事儿,这样才有铲除的机会,也省得我还得想办法去刺激,放心吧,泊箫,庄云凡也好,秦可卿也罢,都不足畏惧。”

柳泊箫点了下头。

东方将白忽然看了宴暮夕一眼,宴暮夕神色坦然无辜,很自然的转了话题,“对了,泊箫,还没上网吧?”

“嗯?”

“的视频已经传上去了,刚才看跟同学聊天,云熙就先跟我说了,反响不是一般的好,开局这么漂亮,以后的辉煌可想而知啊。”

“是吗?”柳泊箫听到这个,再淡定的性子也激动起来,拿出手机迫不及待的去各个社交平台上搜索。

东方将白也坐过来,跟她一起看。

那个视频的确反响巨大,网上不缺美食类的直播,但能做到她这般的,却是凤毛麟角了,不管是拍摄的团队,还是选址竹林,还是她亲自上阵,无一都是上乘之作。

最打动人心的还是观看视频带来的温暖和美好,画面赏心悦目,她令人惊艳,美味让人垂涎,这些都是外在的,别人也能复制,但唯有,视频表达出来的那种深刻内涵、治愈是谁也取代不了的。

明明是美食制作的过程,却也似一场心灵的洗礼。

众人如何不买账?不叫好?不追捧?

加上后期的运营,视频很容易的就上了热搜榜,点击率半天就突破了千万,关注的粉丝也有几百万,这还只是个开始,依着这凶猛势头,想不大火都难。

“恭喜啊,破晓!”东方将白陪着她看了两遍,眉眼里都是笑,与有荣焉、为她自豪。

“嗯……”柳泊箫也美滋滋的,这几日来的忐忑悉数散去,工作室的人已经开始在她建的群里热烈的欢呼上了,她发了个大红包,跟着聊起来。

东方将白看了眼她聊天的内容,知道她怕是要忙一会儿,暂时顾不上理会他和暮夕,于是,给宴暮夕使了个眼色,俩人走了出去。

离得远了,四下无人,东方将白才问,“刚才跟破晓说的,还有隐瞒对不对?”

宴暮夕趴在围栏上,看着远处的海,毫无愧色的道,“额,是瞒了一点。”

闻言,东方将白哼笑一声,“倒是会演,还说什么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我要不是正巧查到了点什么,我都会被忽悠过去了。”

宴暮夕轻笑,“大舅哥,我这是无奈之举啊,什么都不告诉泊箫,她不会信,还会跟我生气,可若什么都说了,我又担心给她太大压力,唉,做个好男人,真的太不容易了。”

东方将白见不得他这副样儿,在他肩头捶了一下,“少跟我贫嘴,说吧,除了秦可卿,曲家,庄云凡的背后还有谁出手了?”

宴暮夕轻飘飘的道,“齐家。”

东方将白募然变了脸色,“怎么可能?”

宴暮夕勾起唇角,“看把吓得,这世上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

“齐家从来不插手这种事儿,再说他们也犯不上,跟作对,有什么好处?”东方将白惊疑不定的问,“难道是,因为赵家?他们以为站在赵家这边,所以将来会与齐家为敌了?”

宴暮夕淡淡的道,“有这方面的原因,不过,我觉得,这不是最重要的,毕竟我跟赵家走的也不算近,没表露出要支持谁,齐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想除去我,拉拢不是更快?”

东方将白皱眉,“那不然呢?”

宴暮夕默了片刻,才冷笑着道,“齐家跟曲家有牵扯,还是很深的那种。”

这话,让东方将白心头更加震动,“这俩家有牵扯?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?不对,是所有人都没察觉才是,这也藏得太深了。”

宴暮夕嘲弄的笑了下,没说话。

东方将白面色变幻了半响,才平复了心情,“齐家哪一位?”

“齐家那位当大哥的想问鼎那把椅子,肯定不会让手上沾染这些。”

“齐家二爷?那位二爷可是个神秘的人物,离开帝都十几年了都没回来,确定是他?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推荐醉如归新文《重生八零:长姐当家》

末世药膳师春绯重生到八零年,成了农家长姐。

于是,她担负起长姐的责任,赚钱养家。

摆摊卖铁板烧,卖生煎包,卖米粉,卖铁板煎豆腐……

而她原以为是死对头的那个少年,却暗戳戳的对她好。

给她送自行车,送冰箱,送电动车,送烤箱……

这是一个男女主互宠的美食种田文,请多多支持啊拜托!

二更墨爷有请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闻言,宴暮夕的眼神变得悠远而飘渺起来,“乔二爷是挺神秘的,想当年在帝都也是个风流人物,有个有本事的大哥罩着,有如花美眷,儿女双全,可是十六年前,说走就走了……”

东方将白皱起眉来,“这事儿我也听说过,好像是乔二爷身体不好,去国外一个岛上养病了。”

宴暮夕呵了声。

东方将白心里一动,“难道不是?”

宴暮夕语气沉沉,“我还没查清,不过,直觉不是,这些年,他也偶尔回帝都,却是匆匆来,匆匆走,齐家的根基可在这里,更别说他大哥还想争那把椅子,他又不是没本事,怎么会不留下帮衬一把?”

“的意思是……他有非走不可的理由?”

“也许是,他有没法留下的理由。”

这话说的意味深长,东方将白听的有些糊涂,还想再问,被他截断了话,“将白,有些事儿,以后等查清了我再跟细说,放心,我能瞒着泊箫,却不会瞒着,尤其是关于报仇的。”

东方将白松了口气。

宴暮夕转了话题,“晚上要跟庄静好的母亲见面吧?”

“嗯,不管出于哪方面考虑,这事儿,我也没法袖手旁观。”

“可以,她母亲这个人也别小觑了,她在帝都也有些人脉,所以谈的时候,不用急着出手。”

东方将白点了下头,“要是投资的话,想插一脚吗?”

“可以,不过那不是解决问题的重点。”宴暮夕点到为止。

东方将白心神领会。

这时,邱冰接了个电话过来说道,“少爷,封墨有事找您。”

宴暮夕扯了下唇角,咕哝了句“他速度也挺快的嘛”,然后慢悠悠的问,“他在哪儿?”

“办公室。”

“那就去会会他。”

东方将白叮嘱道,“别跟他闹太大。”

宴暮夕敷衍的“嗯”了声,抬脚离开。

东方将白无奈的笑笑,这俩人从小不对付,长大了还这么幼稚,却又好像谁也离不开谁似的,看不顺眼倒是离得远一点啊,还非要凑一块儿。

……

去见封墨的路上,邱冰道,“云澜出院了。”

“嗯?这么快?”

“他不愿在医院里待着了,医生说可以在家修养,定期去复查就是。”

宴暮夕意味不明的笑了笑。

到了办公室门口,宴暮夕也不敲门,直接推开就进去了。

封墨坐在黑皮办公椅子上,看到他,抓起身后的抱枕就扔过去,没好气的骂,“以为这是家啊?连门都不敲,特么的万一老子在里面干点少儿不宜的事儿呢?”

宴暮夕很轻松的就躲开了,不屑的扯了下唇角,“还少儿不宜?就?单身狗一个,想禽兽也没人配合。”

封墨气笑了,“草,这儿可是老子的地盘,想死是不是?”

“呵,也得有那个能耐。”宴暮夕说着,走到沙发上惬意的坐下,大长腿翘起,嫌弃的打量了一下四周,“这品味,真是让人难以恭维。”

办公室里的装修的非常简洁,黑灰色的工业风,虽显得有点冷冰冰的,却也附和封墨的调调。

封墨冷嗤,“那也比的办公室好,整上一堆兵马俑,呵呵,跟自己有仇吧,不知道那东西应该摆在哪儿?不知道,还以为在咒自己英年早逝。”

“吆,在中文系待了几天,都会用成语了,还知道英年早逝。”

“特么的闭嘴,还不是陷害的,当我不知道?”封墨说道这个就气的不行,又想扔东西,左右看看,都是贵重物品,没舍得。

刚才扔出去的抱枕飞出门去了,被邱冰捡起来,也没还,还拎在手上,他见俩人针锋相对,也没紧张,反而关了门,退守在外头。

门关上,宴暮夕也不跟他再贫了,直接问,“找我来干什么?”

封墨目光幽深的看着他。

宴暮夕挑眉,“有话就直接说,不适合玩深沉。”

封墨意味不明的哼了声,说道,“柳泊箫的视频我看了,在网上挺火的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以后她会站的越来越高,知道的人越来越多,帮她注册的公司名字叫晓夕,可那个地方,永远都叫昌隆一号院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随着她的名气飞升,昌隆一号院这个地方也会水涨船高,将来会吸引很多有心人的注意吧?”

听到这里,宴暮夕勾起唇角,“想的倒是挺长远的,对我媳妇儿也这么有信心,可万一人家就是不上套呢?离开这么久,说不定很多东西都忘记了。”

封墨厉声道,“就算这条路不通,我也不会放弃。”

宴暮夕看着他,默了片刻,忽然道,“庄云凡和云水到q市了,晚些时候应该会来这里。”

闻言,封墨皱眉,“这俩人是谁?来头很大吗?还是……跟我有关系?”

宴暮夕别有深意的道,“庄云凡是黄岛庄家的人,云水是我爸之前的情人之一,最近,庄云凡在帝都活跃度挺高的,不知道?”

封墨冷笑,“他还不配我关注。”

宴暮夕呵了声,“瞧把给拽的,他是没多大本事,但他后面的人,一定会感兴趣。”

“谁?”

宴暮夕不回应,而是道,“这里待客之道是不是太欠缺了点?我进来这么久了,连杯茶水都没有,就冲这服务态度,这游轮的生意恐怕支撑不了几天啊。”

封墨磨磨牙,从椅子里站起来,走到冰箱那儿,打开,拿了一瓶水,走过去,砰的,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,“现在行了吧?”

宴暮夕嫌弃道,“就给我喝白水啊?”

封墨攥了攥拳,忍者冲他挥过去的冲动,又走回冰箱,从里面拿出七八样饮品来,一股脑的抱着,哗啦放茶几上,“想喝什么喝什么,随便选。”

每个字都像是咬着牙挤出来的。

别人听了都得腿肚子打颤,可宴暮夕听的心情舒畅,看着那各种各样的饮品,他选了一遭,最后还是拿起那瓶水,“还是喝这个吧,白水最健康。”

三更 乔家二爷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封墨气笑,干脆在他旁边坐下,看着他不慌不忙的喝水,赌气似的拧开一可乐,灌了两口,这才又道,“现在能说了吗?我的忍耐是有限的……”

“呵呵,还以为能有多大能耐,我这都没折腾几分钟呢,就受不住了?那以后碰上仇人,就这脾气……”宴暮夕意味不明的道,“可怎么办呢?”

闻言,封墨微微变了脸色,“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

“说清楚点,是不是查到了什么?”

宴暮夕见他神色冷凝,也认真起来,“刚才我跟说的庄云凡,他背后的人有秦可卿和曲家,知道的,那俩家人跟我都不对付,但我查到最后,发现还有一个人的手笔。”

“谁?”

“乔家。”

“乔家?”封墨深深的皱眉,“怎么跟乔家扯上关系了?乔家那位好像从来不参与这些,他很爱惜羽毛,包括支持他的家族也都名声不错。”

“乔家可不止那一位。”宴暮夕提醒。

封墨愣了下。

宴暮夕道,“乔家那位二爷,是不是忘了?”

封墨神色一动,脱口而出,“乔西铮!”

“嗯,就是他。”宴暮夕眉目沉沉。

封墨诧异,“他不是早就出国了?”

宴暮夕勾起一抹嘲弄的笑,“是啊,淡化人们的视线已经十几年了,若不是这回我查庄云凡,都不会想起帝都还有这么一号人物。”

封墨看他如此,心里咯噔一下,“他回来了?”

“没有,回来的是他的一儿一女,乔镇宇和乔雪冰。”宴暮夕又补充了句,“乔镇宇在国外这些年倒是藏着掖着,生意做得风生水起。”

“这么说,是乔镇宇扶持庄云凡了?然后呢?这些人、这些事都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封墨此刻,心里很乱,头脑却偏偏冷静的可怕。

宴暮夕意味深长的道,“乔家跟曲家有关系,如果不是这次庄云凡在帝都被人当成枪对准我,我也不会费力去查,他们之间的牵扯很隐秘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乔西铮离开帝都是在十六年前,还有他喜欢母亲。”

爆出这一句,封墨忽然脸色大变,死死的盯着宴暮夕,声音克制不住的发颤,“说的是真的?”

宴暮夕拍拍他的肩膀,“我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,当年都没发现吗?”

那时候俩人十岁,他没关注情有可原,都是跟他扯不上关系的人,可封墨,不该没印象。

封墨身子剧烈的震了下,良久不语。

宴暮夕也不催问,又喝了几口水。

办公室里寂静无声。

宴暮夕手机响了下,是信息提示,他随意的点开看了眼,不屑的勾了勾唇角,曲家齐和宴怡宝也来了,乔家那俩兄妹也在q市下了飞机,看来今晚上会很热闹。

他瞥了眼封墨,见他还沉浸在思绪里回不了神,也不去打扰,起身走到窗户那儿,打了个电话,“长歌,在哪儿?”

那头声音听着很疲惫,“在医院。”

“生病了?”

“不是我,是长辞……”

宴暮夕顿了下,别有意味的问,“生了什么病?相思病?”

楚长歌苦笑,“不是,是低血糖晕过去了。”

宴暮夕轻皱了下眉,“怎么回事?”

楚长歌郁闷的叹了声,“是我拦着她,不让她再跟曲家睿来往,可她不乐意,还说不要我管她的私事儿,今天不是国庆节嘛,她跟曲家睿要出去约会,我怎么说她都没用,一生气,就没收了她的手机,把她关在家里了,谁知道,她脾气倔,早饭、午饭都不吃,连水也不喝,把自己折腾的晕过去了……”

“舅舅和舅妈呢?”

“他们还不知道,俩人昨天就出去旅游了,我也没敢告诉他们。”

“那曲家睿呢?”

“他来家里了,但我没给他开门,他也倔,就在大门口一直守着,暮夕,怎么办?我都快被这俩人气死了,我是为了谁啊,搞得我像个棒打鸳鸯的恶婆婆!”

“那现在呢?”

“长辞晕倒了,我带她来医院,哪还能再拦住他啊,他也跟来了,就在病房里守着呢,寸步不离,特么的,看得我真是想揍人。”

宴暮夕一时无话。

楚长歌烦闷的追问,“暮夕,帮我出个主意啊,这样下去,我怕长辞越陷越深了,万一让他俩生米煮成熟饭,那就彻底分不开了。”

宴暮夕沉声道,“等我回帝都,我找她谈一下。”

闻言,楚长歌顿时欢喜起来,“好,好,劝她,她肯定会听,不过去哪儿了?”

“q市。”

“卧槽,去哪儿干什么了?别说去封墨的游轮上了。”

“就在这里。”

“俩不是不对付吗,干嘛还去给他捧场?卧槽,早知道会去,我也跟着啊,逸川和鸣赫呢?他们也去玩了?”

“没有,他们的身份来这儿不合适。”

“也对……”

俩人又聊了几句,挂了电话。

宴暮夕走回去时,封墨已经平静了,目光幽幽的看着他,“打探消息的渠道是哪来的?”

宴暮夕挑眉,“秘密。”

封墨似乎也不是真的要问,见他不说,就作罢了,组织了一下语言,声音低沉的道,“我小时候,见过乔西铮,之前没多想,但刚才这么提醒,我忽然发现……奇怪的地方很多了。”

“比如?”

“只要我妈出现的地方,就会有他的影子。”

“我都说了,他喜欢母亲。”

封墨豁然瞪他一眼,才郁郁的道,“他那时候早就结婚了,且有儿有女,所以,我压根没往别的地方想。”

“现在可以使劲的想了。”

“想说什么?”

“他是十六年前离开帝都的,当然可以说那年离开帝都、移民国外的人很多,也可以说是因为母亲的去世让他受了刺激,这才远走他乡去疗伤,但真相到底如何呢?”

“没查着?”

宴暮夕摇头,“他在国外的事儿瞒的很紧,寻常人根本都进不去他家里,据说是因为养病的关系,不喜人打扰,所以他的一双儿女从小就读寄宿学校。”

Tagged